小品剧本
搞笑小品剧本校园小品剧本情感小品剧本儿童小品剧本音乐小品剧本工作小品剧本
故事大全
短篇小说
正能量
正能量故事开讲啦正能量文章正能量语录正能量书籍正能量作文励志的句子传递正能量正能量句子正能量演讲稿
经典语录
经典段子
搞笑段子红段子黄段子世说新语冷段子励志段子微博段子内涵段子节日段子荤段子
话剧剧本
话剧剧本英语话剧剧本校园话剧剧本课本剧剧本微电影剧本儿童话剧剧本独幕剧剧本
曲艺文本
大鼓剧本双簧剧本二人转剧本三句半快板台词戏剧剧本
相声剧本
单口相声对口相声群口相声校园相声儿童相声定场诗经典相声太平歌词传统相声
网站公告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 作者:曾贤

发表时间:2018-03-06  热度:


乙:这回呀,我们俩来一段相声。(
甲凝视
乙)我们这段相声……
甲:(凝视
乙)
乙:这位什么毛病啊?
甲:刚才你说:我们俩来说一段相声。
乙:啊。
甲:你说的这“我们俩”,指的是谁们俩?
乙:谁……装傻呀?!我们俩,就咱们俩呀!
甲:你是打算跟我一块儿说段相声?
乙:啊!
甲:你跟我商量了吗?
乙:商……这还用商量吗?
甲:不商量你怎么就知道我愿意跟你说相声?
乙:不说相声你上台干吗来啦?
甲:凉快凉快!
乙:呃!你找地方凉快去吧!跑台上凉快来啦!
甲:嚷什么?嚷什么?告诉你,我这心里可正别扭着哪!
乙:跟谁别扭啊?
甲:哼!(冷笑)跟谁别扭?
乙:啊。
甲:跟谁别扭谁心里明白,甭揣着明白说糊涂话!
乙:嗯!听这话碴儿是跟我呀!
甲:我说跟你了吗?我什么时候说跟你别扭啦?我……
乙:行,行,行!没说更好!没我的事我就放心啦!
甲:放什么心啦?你可倒把自个儿择了个干净啊!
乙:这么说还是跟我呀!
甲:啧!(不耐烦)我就不明白,你紧着往里掺合什么呀?
乙:我这……噢!这里头还是没我。
甲:没你我心里能这么别扭吗?
乙:那还是有……倒底有我没有呀?
甲:话是这么说:这事要说有你吧,你又不是主要矛盾;要说没你吧,话又说不过去。虽然这事儿不赖你,可你得说这盐打哪儿咸,醋打哪儿酸的哪?!
乙:呃,什么乱七八糟的?!干脆,你由头把话说明白了好不好?
甲:那好,我问你,前两天咱们演出那场,说哪个段子?
乙:不就说的那《绕口令》嘛!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呀!
甲:谁的主意?
乙:我出的主意呀。
甲:倒霉啦!
乙:倒什么霉?
甲:第二天一上班,赵科长就找我来啦!“昨天晚上你们说的什么相声?”
乙:就说的那个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呀!
甲:“好!好哇!太好啦!”
乙:让您夸奖了。
甲:“我怎么爱夸奖你哪?你们拿我编相声我还夸奖你们,我吃多啦?我有毛病?!”
乙:您先等等,你听我说,这段相声可不是冲您编的,这是个传统段子。
甲:“甭来这套。敢作敢当!不错,我是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来着!”
乙:哟!这可是巧合啦,您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我们可一点儿都不知道。
甲:“这事谁不知道啊?其实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前两天,我们一个老乡来求我办事,送了我两筐葡萄吗?”
乙:还有这事哪?
甲:“让你说,这送葡萄有大明大摆的往办公室送的吗?”
乙:应该给您送家去呀!
甲:哎!他哪有你这眼力见儿呀?
乙:行了!我没眼力见儿,干脆!您哪,照价付钱。
甲:“付什么钱?我们要对一个同志的生命安全负责的!”
乙:这碍得着生命安全吗?
甲:“太有关系啦!你照价付钱,对方以为你不愿意帮他办事呢,心里一为难,咚咚咚喝敌敌畏啦!你负得了这责任吗?”
乙:有这事吗!得了,要那么说,干脆,您就甭给钱啦。
甲:“行,就依着你啦。”
乙:顺坡下啦?!
甲:“当时我这心里也是一劲儿地琢磨呀!”
乙:琢磨着怎么退这葡萄。
甲:“我就琢磨:你说这葡萄是甜的、酸的、还是甜酸儿的呢?”
乙:你管得着吗?
甲:“百思不得其解呀!”
乙:你掰俩尝尝!”
甲:我多这嘴干吗呀!
甲:“你不知道,我从小吃葡萄坐下个病根儿。”
乙:什么病根儿?
甲:“见葡萄马上就得吃,当时要是不吃,工夫大了浑身准起荨麻疹。”
乙:你不长牛皮癣哪?这叫病根儿呀?这叫馋根儿!
甲:“先掰俩尝尝。(作品尝状)……哈哈!”
乙:(惊)怎么啦这是?
甲:“甜的!”
乙:你就别咂滋味儿啦!
甲:“虽然是甜的,也不能总在这儿摆着。”
乙:对,给他退回去!
甲:“扒拉桌子底下去!”
乙:收下啦?
甲:“吃着吃着,坏啦!
乙:噎着啦?
甲:“让对面桌那小张看出来了。”
乙:小张是干吗的?
甲:“二十多岁个女孩子,统计员,嗬!这小张说话那叫损!”
乙:又损你啦?
甲:“科长,您那儿一个跟一个的吃什么哪 ?”
乙:吃葡萄哪!
甲:哎!别这么说呀!
乙:你怎么说的?
甲:“啊……那什么,我这儿吃牛黄清心丸哪。”
乙:这药丸怎么那么小啊?
甲:“袖珍牛黄清心丸。”
乙:怎么还一嘟噜一嘟噜的?
甲:“嘟噜牌牛黄清心丸。”
乙:我听着都邪门儿!
甲:“邪门儿牛黄清丸。”
乙:嗐!再说了,吃药有一丸跟着一丸吃的吗?
甲:“心火过盛,得连续服药。”
乙:那越吃越上火!
甲:“小张也说啦:‘您别吃啦!如果心里火太大,呆会我给消防队打个电话得啦!’”
乙:来俩消火栓也行。
甲:“甭给消防队打电话,他们太不尽人情啦。你这儿不着火他不来,一着火他准来,大老远的呼呼拉拉来一大帮人,连个点心匣子都不带。”
乙:还给你提溜两瓶酒来哪。
甲:“一瓶就够了。”
乙:想什么哪?人家小张是损你哪,听不出来呀?
甲:“是呀!我这儿吃葡萄没敢吐皮儿她还这么挤对我哪!我要再吐这么一地的皮儿,她能轻饶了我吗?”
乙:噢!你连皮儿吃呀?
甲:“皮儿够涩的,我咽得下去吗?”
乙:那皮儿都弄哪儿去啦?
甲:“都在这儿(腮)攒着。”
乙:好嘛!跟哪猴儿似的!
甲:“猴儿怎么啦?猴儿也是人变的!”
乙:人是猴儿变的。
甲:“甭管谁是谁变的,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嘛!”
乙:向猴儿学习?
甲:“仿什么呀?没多大工夫这儿就‘仿’起个大包来(腮)。”
乙:‘仿生学’嘛,哪有不起包的。
甲:“这回那小张更有词儿啦:‘科长,看起来您这心火还真够大的,半筐药丸子都下去,腮腺炎还是起来啦!’”
乙:那是腮腺炎吗?
甲:“小张是个女孩子晚辈,咱不跟她计较,我最恼的是你!”
乙:我怎么啦?
甲:“你瞧你在台上:‘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你说,你这么作对吗?!”
乙:您哪!甭着急也甭上火,这葡萄皮儿您爱吐就吐,不爱吐您攒着,我们管不着。
甲:“哎哟!你这人怎么那么能气人啊!(怒)我是一科之长,国家干部,吐这么一地的葡萄皮儿,这是什么:政治影响!你考虑过没有?”
乙:您考虑过没有!您这影响也不小啦!
甲:“皮儿越攒越多,工夫大了再把我噎死,这影响不就更大了吗!”
乙:那就找地方吐去吧。
甲:“我上哪儿吐去?”
乙:我知道你上哪儿吐去!
甲:“你不知道?你比谁都知道!那天我在走廊的痰盂那儿吐葡萄皮儿,你没从我身边走过去吗?”
乙:那天……噢!(恍然)对!对!有这么回事我!那天您是在那儿吐皮儿哪?
甲:“废话!我还不吐哪?!噎得我直翻白眼儿!”
乙:嗬!我可能没瞧出来,我还以为您在那儿刷牙呢。
甲:“我上着班刷哪门子牙呀!”
乙:我看您拿着牙刷子在那儿……
甲:“那是刷子吗?我那是拿钢笔杆往外掏皮儿哪!”
乙:你少吃点儿好不好?
甲:“这也值得拿台上宣传去?‘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我那是倒吐葡萄皮儿吗?我 不吃那半筐‘牛黄清心丸’,哪来的这么些葡萄皮儿呀?”
乙:什么乱七八糟的!
甲:“以后这段相声你们不要说啦。”
乙:干吗呀?
甲:“凡是沾水果类的都不要说啦,有人再给我送两筐苹果哪,你不该说啦:吃苹果不吐苹果皮,不吃苹果倒吐苹果皮。别说啦!”
乙:水果也招你啦?!
甲:“干脆,凡是带皮儿的一律都甭说啦!”
乙:怎么啦?
甲:“要有人请我吃包子哪?你又该说啦:吃包子不吐包子皮儿,不吃包子倒吐……吃包子有吐皮儿的吗?!”(斥
乙)
乙:谁说的?!
甲:“我说的……我都让你给气糊涂啦!(看表)哟!差点儿误了我大事!”
乙:局里开会?
甲:“车站接鸭子——南京板鸭。哎!你可别又说……啊对,吃鸭子也没有吐皮儿的。”
乙:您就大张旗鼓地吃吧!留神别噎着就得了。
甲:“噎不着,常吃!”
乙:都吃惯了嘴儿啦!哎呀!这位大人可走啦!
甲: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
乙:又怎么啦?
甲:当天晚上电视台又放咱们这段“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
乙:这回可不赖咱们了。
甲:电视刚演完,〓〓〓!有人敲门,开门一瞧……
乙:谁呀?
甲:钱科长的爱人。
乙:街坊?
甲:楼上楼下。
乙:准是找你爱人来了。
甲:“找她干吗?我就找你!”
乙:找我有事吗?
甲:“没事儿就找你啦?”
乙:气儿还不顺。
甲:“顺不了啦!我问你,刚才电视上那段相声是不是给赵科长编的?”
乙:绝对不是,白天,我们已然向赵科长解释清楚了。
甲:“刚才赵科长跟我们老钱正喝酒哪,电视台播放了你们这段相声,老赵一看就火啦!我说:‘老赵啊,他们那不是给你编的。’”
乙:您是明白人。
甲:“他们那是给我编的。”
乙:呃!更糊涂!
甲:“一点儿都不糊涂。明人不作暗事,敢作敢当!不错!我是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来着!”
乙:又来一个!
甲:“我不怕你编相声。我吃葡萄就是不吐葡萄皮儿,我爱吃葡萄皮儿,我连皮儿吃,你管得着吗?!”
乙:您连那葡萄架吃了我们都管不着。
甲:“一人一吃法,讲的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嘛!”
乙:还知道双百方针呢!
甲:“我没有吐皮儿的必要,我吃的是葡萄干儿,吐的那门子皮儿呀?”
乙:您吃的是葡萄干,我们说的是葡萄,风马牛不相及,这碍不着您哪!
甲:“谁说碍不着啊?葡萄干儿的前身就是葡萄,拿葡萄晒的干儿就是葡萄干儿。”
乙:多明白呀!拿萝卜晒的干儿那是萝卜干儿。
甲:“我多咱吃萝卜干儿啦?”
乙:谁说你吃萝卜干儿啦?
甲:“我明白,你们指的不就是人家送我们那二十多斤葡萄干吗?”
乙:不打自招。
甲:“人家不象老赵那同乡,葡萄往办公室送,人家送家来,交给我。什么事我说办就能办,我不点头儿老钱就不敢办。”
乙:钱科长还有点儿惧内。
甲:“倒谈不上谁怕谁,家有千口,主事一人,我是一家之虎嘛!不是……这个……一家之主嘛!”
乙:差点带出实话来。
甲:“你当我们白吃人家葡萄干儿哪?二十斤葡萄干儿,我们给了四十块钱。”
乙:不算少啦。
甲:“临走他又找给我三十七块一毛八。”
乙:才合几分钱一斤哪?
甲:“这叫象征性儿,懂吗?”
乙:不懂!
甲:好歹的总算把这位钱夫人对付走了。
乙:这都哪儿的事呀!
甲:她走了,我爱人又来劲啦!
乙:干吗呀?
甲:“往后你少弄这套啊!不说那破相声你活不了是怎么着?也没你们赵科长那样的,不知道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吗?那好的传统作风都让这样的给败坏了。再说啦,你们说的哪叫什么呀?吃皮条不挑皮条卟,不吃葡条……哟!怎么那么费劲哪!
乙:嗐!其实一点儿都不费劲,我带你说两遍你照样能会。
甲:“是吗?”
乙:你试试呀!
甲:“来来!”
乙:来,预备——起!
甲、
乙: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儿!
乙:再来!
甲、
乙: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儿!
乙:好!
甲:好什么呀?我们这儿正说着哪,赵科长破门而入:“好哇!×××你不在台上说,又跑家对词儿来啦!”
乙:嗐!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