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剧本
搞笑小品剧本校园小品剧本情感小品剧本儿童小品剧本音乐小品剧本工作小品剧本
故事大全
短篇小说
正能量
正能量故事开讲啦正能量文章正能量语录正能量书籍正能量作文励志的句子传递正能量正能量句子正能量演讲稿
经典语录
经典段子
搞笑段子红段子黄段子世说新语冷段子励志段子微博段子内涵段子节日段子荤段子
话剧剧本
话剧剧本英语话剧剧本校园话剧剧本课本剧剧本微电影剧本儿童话剧剧本独幕剧剧本
曲艺文本
大鼓剧本双簧剧本二人转剧本三句半快板台词戏剧剧本
相声剧本
单口相声对口相声群口相声校园相声儿童相声定场诗经典相声太平歌词传统相声
网站公告

对口相声台词:《王婆新谣》剧本文本

发表时间:2018-03-06  热度:


甲:(唱歌谣) 歌谣越唱心越开, 河水越唱越有来, 歌谣好比常流水, 这头流去那头来。
乙:(鼓掌)好!唱得好!
甲:(继续唱) 自从砸烂旧套套, 摘掉落后穷帽帽, 有吃有穿有票票, 唱起四化新调调。
乙:(鼓掌)好,好!歌谣唱得太好啦,太好啦,太……
甲:好什么,好什么呀!大惊小怪的!
乙:不是我大惊小怪,唱得就是好呀!
甲:那还有不好的?你可知道这歌谣是谁编的?谁唱的?
乙:那还用问,这谁人不知,哪个不晓,这歌谣是我们王婆编的!
甲:你怎么就知道是王婆编的?
乙:我怎么就不能知道是王婆编的呢?实话告你吧,王婆和我同乡住,她的情况我最清楚,歌谣满满装一肚,哪个不把拇指竖!
甲:哟嘿!还一套一套的呢?你说的就是王婆骂鸡的那王婆吧,“谁要偷了俺家的鸡……”,你就学了点王婆骂鸡的陈词滥调!蚂蚁戴上谷壳子,装什么大头鬼?
乙:这哪跟哪呀,人家王婆呀,早就不是骂鸡那时的王婆啦,自打刚一解放起,早改编新歌谣啦!
甲:这你也知道?
乙:那当然啦,土改时她编的一首歌谣就到处流传,这你知道吗?
甲:这我不知道。
乙:不知道吧?当时进行土地改革,消除剥削压迫,农民有地种了,大伙十分高兴,王婆张口就编: 幽州改成北京城, 三分富汉七分穷, 毛主席打下了好铁耙, 一下就都耙平! 穷人翻了身, 感谢毛泽东, 感谢共产党, 感谢大救星。
甲:王婆的歌谣编得就是好!不过,要说了解王婆你比我还差得太远,因为,王婆和我一个队,常在一块劳动开大会,虽然吃的是“大锅饭”,编唱歌谣就没间断!
乙:你说的那是人民公社化时期呀!
甲:对喽!我们那会儿是,口号喊得很金贵,三面红旗万万岁!走着集体化,吃着大锅钣,劳动出勤不流汗,干多干少一个样,一年下来一核算,日子过得很困难,王婆编歌唱道: 社会主义穷过渡, 称起咸盐打不起醋, 布证买布穿不上布, “金皇后”糊糊填不满肚, 咱虽是贫下中农顶梁柱, 就是缺吃又少住。
乙:当时也就是这么个情况!
甲:当时,还有个“八厘公社”的歌谣,编得更是有趣!
乙:噢!就是1871年法国巴黎由工人阶级组成的革命政府那巴黎公社吧?
甲:不!是“八厘公社”!
乙:八厘公社?
甲:是啊!那一年,因为吃着大锅饭,我们公社的劳动日分红值,只分了八厘钱啊!王婆就编了歌谣唱道: 人民公社举红旗, 工分每个只八厘, 巴黎公社成八厘, 马克思见了也稀奇!
乙:这歌谣编得确实深刻!不过,要论起和王婆的关系来,你比我就差得还远哩!
甲:怎见的?
乙:王婆她,在文革中和我很友爱,我对王婆很崇拜,她从没参加过造反派,编下的歌谣可真帅!
甲:都编了些什么?
乙:听着: “文革”大批促大干, 红袖箍一戴多体面, 红宝书一举真灵验, 光喊口号不吃饭, 牛鬼蛇神和坏蛋, 走资派一律靠边站, 老子和儿子对着干, 枪炮子弹开了战, 虽然是, 资本主义砸了个稀巴烂, 可就是, 砸出了一伙穷光蛋, 住得低,穿得烂, 吃不饱莜面山药蛋!
甲:歌谣编得就是好!不过,要论和王婆的关系,你还是不如我!
乙:为什么?
甲:因为,王婆和我是邻居,俺俩的关系最亲密。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要说她编的歌谣,还数我最知情。
乙:你最知情!
甲:是啊!她跟我老邻居,隔壁住,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她家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提高,她又编了新的歌谣,这你知道吗?
乙:这,不太清楚。
甲:那就听我给你说好啦,真象王婆唱的那样: 江泽民接了小平的班, 好日子越过越宽展, 改革开放二十年, 新歌新谣唱不完!
乙:都唱些什么来?
甲:王婆唱道: 改革开放二十年, 变了地来变了天, 发财致富福气添, 日子过得冒了尖, 吃着烙饼看彩电, 西装革履身上穿, 骑着“豪爵”冒烟烟, 住二楼带着卫生间, 种地科学机械化,家里还把电话安!
乙:歌谣唱得清又真,还有一段你不知情,王婆她是俺二妗,我经常出入她家门,常给我说古又道今,你可知道,她还编了段《接外宾》?
甲:接外宾?
乙:是啊!我们村上,和外国人联营办厂,搞得红红火火,人们发财致富奔小康,王婆,俺二妗,高兴了,编歌就唱!
甲:都唱些什么来?
乙:她首先回顾了以前,她唱道: 在以前, 想富发了疯, 盼富盼不成, 不是命里穷, 是缺指路灯。
甲:那现在呢?
乙:现在是:邓小平理论是一圪瘩金, 咱祖祖辈辈记在心, 是他打开了开放的门, 吹进了一股改革风, 吹得天上暖融融, 吹得地下绿茵茵, 如今咱农民真是神, 引进了一伙子外国人, 递上张名片接外宾, 村委会里签合同。
甲:歌谣编得真好!那王婆说外国人是个啥模样儿?
乙:王婆说:那外国人— 黄头发,兰眼睛, 一笑两片子红嘴唇, 开煤田,打汽井, 高楼盖下十几层, 专家来了一大群, 传经送宝开脑筋, 养殖种殖靠科学, 挖了穷根栽富根!
甲:好歌谣一唱好几箩,还编了一段外国歌,不过你要比起我,跟王婆的关系还差得多!
乙:差得多?
甲:是啊,王婆不王婆,我管她叫婆婆!
乙:叫婆婆?
甲:叫……不!是俺媳妇管她叫婆婆。
乙:你媳妇?
甲:是啊!以前俺们家穷,没有什么东西孝敬老人,俺妈她老人家就说我们不孝顺,一见我和俺媳妇抱着儿子从她窗前走过,她编歌就唱: 隔窗看着儿抱孙。 我儿见了他儿亲, 等到他儿长成后, 他儿饿断我儿筋!
乙:王大娘对儿女孝敬失去了信心!
甲:自打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富了起来:常给老人送吃送喝送营养品,我妈高兴的又编了新歌谣唱起来: 隔窗看见儿抱孙, 我儿他儿往下亲, 等到他儿长成后, 他儿我儿一家亲!
乙:噢!要这么说,那你就是王婆的儿子了!
甲:那当然啦,我妈为我还编了不少歌哩!
乙:你以前不是开车跑运输吗?
甲:是啊,我一开始跑车,有苦也有乐,俺妈就给俺编!
乙:都编什么来?
甲:俺妈见人就说: 俺儿跑运输, 成了万元户, 别看他脸上笑, 心中也有苦!
乙:你还有什么苦呀?
甲:俺儿跑车苦, 就怕公路“肠梗阻”, 汽车变成“乌龟肚”, 俺儿憋成“疝气鼓”!
乙:那是公路不好走,道路不畅通啊!
甲:是啊?俺妈说我是: 养车养下害, 挣钱挣下债, 有心把车卖, 吃不倒“三角债”!
乙:是啊!这都是普遍现象!
甲:最近,我们那儿修起了高速公路,打开了致富的大门,真是路通、心通、百事通啊!用俺妈的话说,这叫:高速一通,望见北京,汽车一开票票进来!
乙:那你跑车就方便多啦!
甲:是啊!用俺妈的话说就是: 通了“肠梗阻”, 治了“疝气鼓”, 铺了“生财道”, 整了“拦路虎”!
乙:是啊!公路“三乱”也得到了治理!
甲:你不知道我该有多么高兴啊,我每天劲头十足,开着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飞来飞去,大把大把的挣钞票,这时,俺妈可就有点坐不住啦!
乙:她怎么啦?
甲:她对我说:儿啊!跑车可要注意啊! 那高速平,高速快, 普普通通八十迈, 踩踩油门你可别再快, 别忘了,你媳妇临走有交待!
乙:拿你媳妇吓唬你!你媳妇临走怎么交待的?
甲:跟婆三年,象婆一世,俺媳妇也用歌谣对我交待:
乙:她是怎说的?
甲:她说: 稳稳当当不要快, 平平安安回家来, 全家都把你等待, 路边的野花你别理睬!
乙:这哪跟哪呀!
甲:她就这么说的吗?
乙:这么说,你还真是王婆她儿子呢?
甲:那当然啦,王婆就是俺的妈,俺妈就是王婆她,你要不相信,可以去调查!
乙:王婆真是你妈?
甲:真是俺妈!
乙:没一点虚假?
甲:一点也没虚假!
乙:那好!现在我也来说几句王婆编的歌谣,你能辩出我和王婆是什么关系吗?
甲:那没问题!你一张嘴,我就知道!
乙:那好,听着,王婆唱道:如今俺成了万元户, 政策好叫俺致了富, 办了个铁厂把钢铸, 产品倒处有销路, 人们眼红又嫉妒, 说俺挣钱就没个数!
甲:歌谣编得太好啦!
乙:县里省里当劳模, 记者采访过无计数, 拍电视上报把俺树, 宣传俺家会致富, 今天走到这一步, 谁不把俺来羡慕!
甲:歌谣编得太妙啦!
乙:还有妙的呢! 办了个剧团演节目, 俺家人, 会敲锣来会打鼓, 当个演员也凑付, 文场里还会拉二胡, 编下的节目好红火, 真能把人笑破肚!
甲:歌谣编得太绝啦!
乙:绝的还在后头哩! 还为俺, 办了个大嫂俱乐部, 唱歌读报还捣古, 打扑克、下棋、“走老虎”, 晨练还跳得健美舞, 麻将场“搬砖”早结束, 联防起来搞戒赌!
甲:歌谣编得太棒啦!
乙:棒的还在后头哩: 不光俺自家致了富, 还给乡亲们谋好处, 打了一眼深层井, 自来水送到每一户, 学校修了整一处, 还包了全村的五保户!
甲:歌谣真是编得太好!太妙、太绝、太棒啦!
乙:王婆编了这么多歌谣,她还都是为我编的,你知道,我和王婆是什么关系?
甲:为你编的?不知道!
乙:还不知道?
甲:还不明白!
乙:那好,就让我也用歌谣告诉你吧,我和王婆她是: 白天同吃一锅饭, 晚上同睡一张铺, 生儿育女在一处住, 一天价, 亲爱的就叫上无计数! 你说这我跟王婆是什么关系?
甲:原来,王婆是你老伴!
乙:那当然啦!那你说,王婆她儿子该对王婆的老伴叫什么?
甲:那还用问,该叫爸爸!
乙:哎!
甲:(省悟)你……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